南昌大学新闻中心主办
  • 清明,尘梦仓促
  • 作者:黄心宇 摄影: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22-04-05
  • 字体:[
  •   

    槐序清明,我踏往故园。

    江碧鸟逾白,杨花欲雪,梨云如梦。绿水之滨,翠竹隐隐,时逾数年,我终回往那一方竹源,回到那傍山村落,看一场烟消云散,盼一次长梦不醒。

    轻踩雨后竹林的清润,循着记忆迈进儿时长住的小小屋苑。院中的青石桌上还放着外婆清晨上山摘取的新鲜鼠曲草,我正欲往茶室探找小舅舅此番寄来的清明茶,忽闻得外婆唤我声声“阿命(家乡对小孩的亲昵称呼)”,只好作罢,匆匆拎起这一篮青翠,伴着天边日光湛湛走入厨房。

    灶前的外婆依稀苍老许多,瘦削的双肩已不堪经年风霜,似比往年又清减许多。她守着灶前柴火,橘黄光芒跳跃着落于身上,填充着斑驳的岁月。看我匆匆走进,外婆嗔怪:“大清早也不知道去哪里疯玩。”,便急忙接过鼠曲草,倾于沸水中。焯水,沥干,捣弄,取汁,再把青绿色的汁液与洁白的糯米粉相和成团。拢絮,腕推,揉折......每一道工序都轻巧而不失力度,润泽的青团子在外婆灵巧的手下渐渐成型。

    趁春光灿烂,外婆直接把竹笸抬出,放在庭院石桌上。撒上一层轻薄的糯米粉,便开始往青团子中包裹馅料。脆香的花生碎、绵密的芝麻末、甜津的地瓜丝,无一不被温柔地揉合成团,和着白糖仔细裹进稍稍压扁的芽绿色面皮之中。外婆小心地收合成团,后轻压在洗净的竹叶上便算大功告成。我倚着手,靠在青石桌上,静静望着一个个鼠曲粿在外婆手中渐渐成型,望着她将春天的温暖与爱倾注在每一次温柔用力的指尖。

    这里的清明,有春日,煦风,远山与茶。

    鼠曲粿虽清甜,但吃多不免黏腻。在等待鼠曲粿蒸好上桌之时,我去茶室翻出了开春的铁观音春茶,也是今年的清明茶。安溪铁观音作为福建名茶之一,素有“春茶秋水”的美称,以春、秋茶滋味为最盛。初打开茶包之时,便觉香气清高,似有空谷幽兰的芬芳。茶条卷曲,青蒂绿腹,沉重匀称,拈手生香。细细捡了两杯茶所需的茶量,沸水洗茶数遍后悬壶高冲,俯望着茶叶由蜷曲慢慢在水中舒展开,碧绿光润,肥厚明亮。“和露和烟翠,浮光薄似霜。”撇去浮沫,轻抿一口清透茶汤,顿觉香韵馥郁,齿颊生香。

    不多时,外婆端着蒸好的鼠曲粿而来,与我同坐檐下共赏春景。青粿绵软却不失韧劲,轻轻咬下一口,香气便迅速淌入口中。舌尖上充斥着芝麻的浓香与地瓜的甘甜,轻轻咬下,花生碎的脆与地瓜丝的绵韧在唇齿间完美融合,层次丰富,回味无穷。细呷茶汤之暇,与外婆闲谈几句家常,偶翻阅《小山集》,竟不觉时间已逝。一帘清明,茶烟细扬。春日渐隐,远山浮雾,听雨落青瓦入眠……

    从别后,忆相逢,几回魂梦与君同……

    惊醒恍觉不过清明拥梦一场,社燕秋鸿,异旅他乡。怀叹“从别后,忆相逢”,然斯人已逝,此景难再。事已过往,不可追,无以追。唯愿斯人在彼岸,安康顺遂。



    编    辑:涂金凤

    责任编辑:许  航

热点新闻更多>>

地址:江西省南昌市红谷滩区学府大道999号办公楼三楼   

电话:0791-83969057   邮编:330031

版权所有:南昌大学新闻中心     点击数:


手机版新闻